养蛇吧

新股前瞻︱天齐锂业:70%高暴利或难以为继,“蛇吞象”收购SQM不被看好

      编辑:蛇蛇       来源:养蛇吧
 

来源:智通财经网

世界第二大锂生产商天齐锂业欲赴港上市融资为布局未来补充弹药。

新能源汽车的蓬勃发展带动了整个产业链的崛起,曾经鲜有人了解的锂也被市场熟知。

据智通财经APP了解,锂作为元素周期表中最轻及密度最小的固体元素,已经成为高性能电池中最为理想的材料之一。因此,在是新能源车对高性能电池的刚性需求下,一批批以锂为核心的新能源车材料公司快速成长,成为二级市场上的大牛股。

天齐锂业作为世界第二大、亚洲第一大的锂生产商,于2010登陆A股市场,2012年开始走牛,也创造了6年6倍的股市神话。2018年8月20日,天齐锂业已向香港联交所递交境外上市外资股(H股)上市申请并刊发招股书,拟最多集资10亿美元,拟为布局未来进一步补充弹药,上演蛇吞象的戏码。

业绩靓丽,股价3年涨4倍

据智通财经APP了解,在2004年,天齐锂业还是四川省射洪县一家濒临破产的锂盐生产厂,当时谁也没想到,短短的14年后,天齐锂业成长为中国和全球领先的以锂为核心的新能源材料公司,经营业务主要包括:锂矿石的开采、锂矿石至锂精矿的选矿和锂化合物及衍生物的生产。

根据罗斯基尔报告,按2017年的销售收入计算,天齐锂业是世界第二大以及亚洲和中国最大的锂生产商。按2017年的产量计,天齐锂业是世界第三大以及亚洲和中国最大的锂化合物生产商。

受惠于全球电动汽车浪潮的深刻影响,锂的消费强劲增长。过去三年里,天齐锂业无论是营收还是净利润,都给市场带来了一次又一次的惊喜。据招股书显示,天齐锂业营收由2015年的18.64亿元(人民币,下同)大幅增长1.1倍至2016年的39亿元,2017年营收也大幅增长40%至54.68亿元,即2015-2017年的营收年复合增长率为71.3%。

净利润方面,由2015年的4.28亿元大幅飙升至2017年的34亿元,三年时间增幅接近700%,即2015-2017年的净利润年复合增长率高达181.8%。值得一提的是,强劲的经营业绩表现,也让天齐锂业的A股股价从中受惠,其股价由2015年初10.259元已大幅攀升至2017年年底的53.01元,累计涨幅超417%。

(天齐锂业2015-2017年K线图)

毛利率方面,天齐锂业也有抢眼的表现,在2015年-2017年,分别为47%、71.3%、70.2%。值得一提的是,A股上市公司赣锋锂业以2017年销售收入计算,为全球第三大锂生产商,排在天齐锂业身后。但是,赣锋锂业2015-2017年的毛利率仅为21.78%、34.57%、40.47%,与天齐锂业相比,低了不止一个档次。这也侧面说面了天齐锂业的产品具备突出的成本优势,公司运营高效。天齐锂业正在做着一个暴利的生意。

高暴利或难以为继,蛇吞象收购不被看好

70%的毛利率,对于很多上市公司,是一个可望不可及的数字,但如此好的生意,似乎难以维持。

据智通财经APP了解,从财务数据等分析可以看出,天齐锂业的好日子很可能已逐步接近尾声,暴利时代将一去不返。

首先,资本都有趋利性,不可能不对如此“赚钱的生意”视而不见。据不完全统计,仅上市公司层面,大手笔涉足锂相关产业的,就有赣锋锂业、融捷股份、藏格控股、蓝晓科技、华友钴业、江特电机等等公司,分别围绕锂辉石矿山、锂盐湖、锂云母及其相关产业进行巨额投资和产能扩张。

与此同时,海外传统锂矿业三巨头SQM、雅宝和FMC更是加紧恢复产能,分食这一诱人蛋糕。虽然,由于全球电动汽车浪潮的兴起带来的锂行业新增需求,但传统巨头和新进玩家涌入的速度更快,相信不久的将来就会看到行业内由于产能过剩带来的惨烈竞争。

其次,天齐锂业2017年报的应收账款项,金额已由2016年的约2亿增加到了3.23亿,同比55%的增幅明显超出了40%的收入规模增速,尤其在锂产品处于量价齐升、甚至供不应求的2017年出现这种情况,是值得警惕的。

此外,天齐锂业2017年锂化工产品的毛利率为69.41%,而锂矿产品的毛利率则高达71.77%,毛利率呈现出倒挂。而对比在此之前,如2016年,两者的毛利率分别为74.38%和62.57%,彼时的相对毛利率是比较符合常识判断的。“卖产品不如直接卖原矿”这个反常现象其实说明了锂矿畸高的利润水平难以长期维持,从侧面印证了我们之前暴利难以为继的判断。

最后,天齐锂业现持有两处锂矿资产,即澳洲的格林布什矿场及中国的雅江措拉矿场。目前将雅江措拉矿场作为储备锂矿资产,依依于赖格林布什矿场生产全部的锂精矿及供应锂原材料。但赖格林布什矿场剩余开采年限有限,大约为17年。若格林布什矿场资源枯竭,将不能保证天齐锂业能够发现或获得新的并具有价值的锂资源储备,也不能保证雅江措拉矿场此后实际生产结果与预期结果相符。此外,如果格林布什矿场遇到坑壁破坏、大量降雨事件、地缘政治关系等重大不利影响,这将直接对公司业务及收入造成致命的冲击。

当然,天齐锂业也在寻求收购新的锂矿。今年6月,天齐锂业发布了全球第四大锂生产商智利化工矿业公司(SQM)的收购方案,总代价为40亿美元。但是天齐锂业发布收购草案复牌后连续两个交易日股价大跌,市场对此次交易并不看好,深交所向天齐锂业下发重组问询函。其中,深交所对天齐锂业此次收购资金来源进行了问询。

据智通财经APP了解,在此次收购案的资金来源中,天齐锂业自有资金约7亿美元,境外金融机构筹资10亿美元,银团贷款25亿美元,共计筹措资金42亿美元。其中,自有资金占比仅为16.7%,这无疑增加了交易风险。

有业内人士表示,天齐锂业赴港上市就是为了融资补充弹药。但这样的交易往往将持续很长的时间,中间还会经历许多波折,在具体的价格商定、资金到位等因素都会影响交易进度。就这笔收购来说,自有资金占比确实不高,这在交易过程中是有风险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