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蛇吧

辟谣:鳄鱼天下无敌吗?天敌有巨蟒、大猫,越小的鳄鱼天敌越多

      编辑:蛇蛇       来源:养蛇吧
 

鳄鱼在自然界堪称强者,角马、斑马、野牛,乃至老虎、狮子、犀牛都曾经命丧鳄口。然而,鳄鱼有大有小,最小的侏儒鳄和钝吻古鳄不过一米左右。即使是大型鳄鱼,初孵雏鳄也非常弱小,而且生长缓慢。小型鳄鱼以及鳄卵、幼鳄的捕食者还是不少的,雏鳄能长大的不过九牛一毛。

鳄苗,指一岁以下的幼鳄,图为密西西比鳄的鳄苗

我们翻遍学术文献发现,见于记载的鳄鱼被捕食事件共279起,19种研究较充分的鳄鱼都有被捕食的记录,捕食者多达184种。注意,只有见于学术文献报道的例子才能算上,一些所谓的老乡口述、游客目击是不作数的。

节肢动物捕食者:火蚁

无脊椎动物中,至少有三种蚂蚁会捕食鳄鱼,其中最重要的是火蚁属的蚂蚁,大名鼎鼎的入侵物种红火蚁和小火蚁就属于这个属。在拉丁美洲原产地,火蚁经常攻占巴拉圭凯门鳄和佩滕鳄的巢穴,在雏鳄破壳而出时一拥而上疯狂叮咬,吃掉其中较弱的个体。在极端情况下,火蚁几乎能吃光所有雏鳄。入侵美国以后,红火蚁已经吃掉了不少密西西比鳄和美洲鳄的雏鳄,并导致幸存者生长率下降、患病率增加。

红火蚁

螃蟹偶尔也会攻击雏鳄,已知圆轴蟹和美青蟹会机会性地捕食美洲鳄的初孵雏鳄。

鱼类和两栖类捕食者:鲨鱼和蔗蟾蜍

鱼类捕食鳄鱼多发生在水下,难以观测,因而容易被低估。厚唇弱棘鯻(可达半米)和红珍珠龙鱼(可达一米)都会捕食澳洲淡水鳄鳄苗,导致一些河道中鳄苗密度很低。在澳洲北部的大河河口,尖吻鲈、虎鲨、高鳍真鲨和露齿鲨都会攻击湾鳄和淡水鳄的鳄苗和幼鳄,不少未成年湾鳄的尾巴断了就是鲨鱼咬的。

入侵到巴布亚新几内亚的短盖肥脂鲤,会攻击湾鳄和新几内亚鳄的鳄苗和幼鳄,有时会咬断幼鳄的尾巴和四肢。

短盖肥脂鲤,著名的“食人鱼”锯脂鲤是其同科远亲,可达90厘米

两栖动物捕食鳄鱼的例子很罕见。在佛罗里达一家动物园里,两种凶猛的大型蛙类——美国牛蛙和楔头蛙都曾吞过密西西比鳄的鳄苗。世界上最大的蟾蜍——蔗蟾蜍没有吞食鳄苗的记录,但其体内含有剧毒,入侵澳大利亚后已经毒死了不少淡水鳄,在北领地维多利亚河中,淡水鳄种群密度因蔗蟾蜍下降了77%。不过,蔗蟾蜍也会毒死巨蜥,间接保护了鳄卵。

爬行类捕食者:巨蟒和巨蜥

鳄鱼的爬行类捕食者包括10种龟、7种蛇、14种蜥蜴和12种鳄鱼。在印度北部,恒河鳖捕食过食鱼鳄的初孵雏鳄。皱面长颈龟在动物园里曾杀死并吃掉过幼年澳洲淡水鳄;在野外,皱面长颈龟和锯齿癞颈龟经常在淡水鳄的育幼场所附近出没,许多鳄苗身上带着龟的咬伤。

皱面长颈龟

大型蟒蛇捕食鳄类很普遍。在南美,水蚺就以幼年和亚成年凯门鳄为食。在非洲,大个体岩蟒(2.5米以上)可捕食侏儒鳄。入侵佛罗里达州大沼泽地国家公园的缅甸蟒吞了不少密西西比鳄,在11条缅甸蟒的呕吐物、胃容物或粪便中都发现过密西西比鳄的残骸。

在亚、非和澳洲,巨蜥是鳄卵的主要捕食者。在津巴布韦东南部,没有母尼罗鳄守护的鳄巢有80%会在两个半月以内被尼罗河巨蜥摧毁。此外,尼罗河巨蜥还会捕食初孵雏鳄。巨蜥是成对协同作案的,一只负责引开母鳄,另一只到鳄巢里搞破坏。

尼罗河巨蜥偷吃鳄卵

在澳大利亚北领地的麦金莱河流域,有85%的澳洲淡水鳄巢穴被巨蜥摧毁。亚洲分布最广的巨蜥是水巨蜥,它是湾鳄、泽鳄、食鱼鳄和马来鳄四种大型鳄鱼深恶痛绝的偷蛋贼。

同类相食&大鳄吃小鳄

鳄鱼会吃同类的卵,而且大鳄鱼是鳄苗和幼鳄的重要捕食者,三岁以下的个体易受到伤害。例如,尼罗鳄同类相食就很常见,11%的大尼罗鳄胃中含有小尼罗鳄或其他鳄鱼的残骸。见于报道的成年尼罗鳄吃幼鳄事件已不少于五起,有条两米的尼罗鳄杀死了一条一米的同类。

在南非祖鲁兰,较小的尼罗鳄会主动回避成年大鳄,它们在栖息地边缘地带活动,行踪更为隐蔽。当鳄鱼种群密度高时,同类相食可调节种群密度。如在路易斯安那州,大个体的密西西比鳄(2.7米以上)经常捕食幼鳄和小个体成年鳄(体长1.2-2.1米)。

美洲鳄(左)和密西西比鳄(右)在一起

当多种鳄鱼同域栖息,大的会捕食小的,从而影响后者的种群数量和空间分布。例如,小个子的眼镜凯门鳄在大型的黑凯门鳄、奥利诺科鳄被人类猎杀殆尽的地方变得常见。眼镜凯门鳄同样也受到另一种大型鳄类——美洲鳄的排挤,只有某地的美洲鳄被人类猎光,眼镜凯门鳄才会扩散到这里。

在澳大利亚北部,湾鳄和澳洲淡水鳄的数量呈显著负相关,因为巨大的湾鳄会捕食体型较小的淡水鳄,而反过来成年淡水鳄也会吞食湾鳄鳄苗。作为体型最大的鳄鱼,湾鳄会限制亚洲多种淡水鳄的分布,斯里兰卡的泽鳄和婆罗洲的马来鳄其分布都在一定程度上受到湾鳄制约。

湾鳄捕杀澳洲淡水鳄

鳄类之间的互食存在季节性规律,在高温、干旱的季节最严重,因为这时候很多水体干涸,大量鳄鱼挤在剩下的水体中。

鸟类捕食者:猛禽和涉禽

鳄鱼的鸟类捕食者多是些昼行性的猛禽和涉禽,它们主要吃鳄苗,有些种类也吃鳄卵,但通常需要其他捕食者把鳄窝挖开。在佛罗里达,黑美洲鹫和红头美洲鹫会在浣熊挖开美洲鳄窝后偷食鳄卵;在澳大利亚,澳洲鸦在澳洲野犬的帮助下吃淡水鳄的蛋。

非洲秃鹳

在非洲,当尼罗河巨蜥把尼罗鳄巢挖开,非洲秃鹳就紧随其后大量捕食鳄苗;而且秃鹳还会用大嘴巴在沙地上探测,觅食鳄卵。在阿根廷,凤头卡拉鹰能挖开凯门鳄的窝并取食鳄卵。有些夜行性鸟类如猫头鹰和夜鹭也会抓鳄苗吃。

哺乳类捕食者:大猫和人类

作为当今地球上的霸主,哺乳动物是鳄鱼的大敌,有超过50种哺乳类会捕食鳄鱼。啮齿动物、猪类以及犬、浣熊、灵猫和獴等食肉动物都喜欢吃鳄鱼蛋,它们主要靠发达的嗅觉发现鳄巢。幼鳄的哺乳类捕食者主要有猫类和犬类。有人在伊朗观察到流浪狗捕食泽鳄幼体。澳洲野犬会袭击淡水鳄巢,吃其中的鳄卵和鳄苗。

大型猫科动物有能力捕杀成年鳄鱼,狮、虎、豹、美洲虎、山狮甚至虎猫都有捕杀成年鳄鱼的记录。然而,只有当鳄鱼非常丰富且其他猎物很少的时候,猫类才会将鳄鱼作为主食。在佛罗里达的大沼泽地,山狮猎物有11%是密西西比鳄;而在秘鲁的高地,山狮的主食是哺乳动物,很少碰鳄鱼。

非洲狮捕杀尼罗鳄

同样,在巴西潘塔纳地区,美洲虎对凯门鳄的捕食量在旱季达到顶峰,因为这时候凯门鳄以高密度聚集在未干涸的水体中,更容易捕获。在季节性洪泛地区,凯门鳄占美洲虎全部爬行类猎物的51%。

当前,我们人类才是鳄鱼的最大天敌。很多土著部落有食用鳄肉的传统。澳大利亚北部的原住民几千年来一直在收获湾鳄卵。有些地区,鳄肉可以在市场上公开销售,如加蓬的非洲狭吻鳄、斯里兰卡的泽鳄。亚成年和成年鳄鱼常因食用以外的原因被杀死,如控制对人畜的危害、鳄皮贸易等,鳄肉多是副产品。还有时鳄鱼并非被人类有意杀死,如被渔网缠死等。

美洲虎捕杀凯门鳄

鳄鱼越大,天敌越少

综上我们可以看到,鳄类在不同阶段有不同天敌。鳄卵的主要捕食者是陆生爬行类和哺乳类(86.2%)。对幼鳄(包括鳄苗)来说,水、陆、空三个方向的捕食者各占约三分之一(分别是37.1%、30.9%和32%)。而亚成年和成年鳄不再有空中的天敌,水里和陆地上的捕食者各占约一半(分别是48.3%和51.7%)。

鳄苗是鳄鱼一生中最为脆弱的阶段,天敌包括从蚂蚁到人类的各种动物,死亡率高达30-70%。幼鳄满一岁以后,随着体重翻番,天敌种类就急剧减少。能威胁成年鳄的自然捕食者不过大猫、蟒蛇、更大的鳄鱼以及鲨鱼等寥寥数种。很多成年雌鳄一直活到自然衰老,而多数成年雄鳄是在领地战争中被更大的同类所杀。

密西西比鳄

成年小型鳄类较之大型鳄类更容易被捕食。在陆地哺乳类猎物稀少的地区,美洲虎以凯门鳄为主食,而对同一地区的黑凯门鳄就不怎么招惹。当然,这部分也是由于凯门鳄较之黑凯门鳄更喜欢在陆地上筑巢和晒太阳,因而更容易受到美洲虎攻击。

鳄鱼以体表的装甲防御敌害,我们发现,小型鳄类的装甲远比大型鳄类厚重。例如,同属于短吻鳄,体型较小的扬子鳄其铠甲远比较大的近亲密西西比鳄厚重。古鳄属是所有鳄鱼中体型最小的一属,也是装甲最厚的一属。锥吻古鳄和古巴鳄是两种喜欢在陆地上觅食的鳄鱼,它们体表的装甲严重骨化。与之相反,鳄类中体型最大的湾鳄则是轻装上阵,这有助于它们远距离游泳和觅食。

全副武装的古巴鳄

一些小型鳄类行踪十分诡秘,令捕食者难以发现,例如锥吻古鳄,动物学家都很难找到它们。一些眼镜凯门鳄的产卵巢位于森林中,有时距水体一千米以上,护卵的母鳄常常躲在附近的落叶堆里。在刚果的沼泽森林,非洲侏儒鳄很少冒险离开池塘里的洞穴,因为它们的天敌豹子常在沼泽地里捕猎。

大型鳄类包括澳洲和东南亚的湾鳄,印度的食鱼鳄,东南亚的马来鳄,非洲的尼罗鳄,南美的奥利诺科鳄,拉丁美洲的美洲鳄,南美的黑凯门鳄,美国的密西西比鳄,以及南亚的泽鳄,一共九种,这些鳄鱼一旦长到成年就几乎没有天敌了。

水獭捕食幼年密西西比鳄

湾鳄和美洲鳄可在咸水中生活,有遭遇大型鲨鱼的风险,在哥伦比亚就有只成年美洲鳄被大白鲨咬死了。在佛罗里达大沼泽国家公园,有条3.9米的缅甸蟒吞下了一条1.8米的密西西比鳄。

大猫对成年大型鳄类的捕食总的来说频次很低,但也有不少记录了。非洲狮偶尔杀死成年尼罗鳄,亚洲狮亦在旱季捕食泽鳄。在印度,有只成年雌虎在旱季杀了一只3.7米长的大个体泽鳄。在佛罗里达,美洲狮曾杀死过2.7米的密西西比鳄。对付鳄鱼最有经验的大猫是美洲虎,它们猎捕过3米和3.8米的黑凯门鳄。

雌虎猎杀3.7米的大泽鳄

鳄鱼的特点是生长周期特别长,雄尼罗鳄长到体成熟可超过4米,重有300千克,狮子难以奈何它了。湾鳄曾杀死过成年老虎和怀孕牛鲨。非洲有头黑犀牛在过河的时候被一条巨型尼罗河拖下水溺死,想必凶手是条吨级个体。近年捕获的最大活体湾鳄体长有6米多,体重超过一吨,这样的个体在陆地生态圈已经没有敌手了。

最大的活体湾鳄“洛龙”,体长6米

对大型鳄类来说,任何一种自然捕食者都远不如人类致命。九种大型鳄鱼中,食鱼鳄和奥利诺科鳄已经极度濒危,美洲鳄和马来鳄也已经易危。自然界的强者在人类面前成了微不足道的弱者,在狩猎严重的地区,鳄鱼已经学会躲避人类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