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蛇吧

老年间,乞丐有一“生子门”,终日与蛇为伍,以蛇乞讨

      编辑:蛇蛇       来源:养蛇吧
 

说文说史说趣闻,谈天谈地谈古今。今日大狮继续为各位老铁白话老年间乞丐那些鲜为人知的事儿。

这一系列,说了二十多期,咱前两期着重讲了乞丐锅伙八八六十四门中的“绝子门”,说到这一门中,除了用各类方式自残讹钱外,偶尔有人还会用蛇吓唬人。

而除了“绝子门”之外,“生子门”便是专门捕蛇耍蛇为生的乞丐,除了蛇之外,往往还找些变异的物种,如巨型老鼠,三腿家禽等等,总之能从他们手中见到的玩意儿,保准是千奇百怪,世间少有。

清末民初乞丐旧照

乞丐之中,有自己的专业术语,称之为隐语,也就是所谓的切口,大狮曾专门用一章详细描述过乞丐之间的切口,这里只说他们抓蛇时所用的切口。

乞丐将抓蛇称之为“克地龙”,蛇在有些地区被称为“地龙”或“小龙”,“克”即克服、克制的意思,因此将抓蛇称之为“克地龙”绝对贴切。

而蛇巢则称之为“龙庄”。听听,龙的庄园,多霸道的称呼,可惜草蛇非龙,只不过人们一厢情愿的将蛇与龙视为亲戚罢了。

另外装蛇用的袋子,称之为“乾坤袋”,这个称呼也不错,乾坤袋中有乾坤。《西游记》中,这个宝贝口袋是东来佛祖大肚弥勒的法宝。只不过弥勒佛的乾坤袋可装天兵天将、二十八星宿、龟蛇二将,而乞丐的“乾坤袋”则只用来装蛇。

清末民初乞丐旧照

举凡抓蛇的乞丐,无一例外都吃蛇,对于吃过蛇肉的人来说,这是美味,乞丐将其称之为“炖地鳗”,却不敢说“炖地龙”。

草蛇为“沟货”,毒蛇为“辣货”。一般情况下,乞丐不抓草蛇,除非这条蛇生的又粗又大,用来煮食或作为杂耍之物,又或者剥了皮卖给乐器铺,作为制作二胡、京胡等乐器的材料。又细又小的草蛇对其来说用处不大,因此很少抓。

相对于无毒的草蛇,乞丐更中意危险的毒蛇。抓毒蛇主要是为了卖给药铺,古代药铺取蛇胆为药材,越是毒性大则认为越是上品。取蛇胆的活儿十分危险,因此多有乞丐亲自负责,当着药铺展柜的面,将蛇胆取出,将其称之为“取宝”。说到底,一条蛇最值钱的也就是这颗蛇胆了,这还不算宝贝吗?

清末民初乞丐旧照

乞丐吃蛇,也多吃毒蛇,认为吃了毒蛇,可强身健骨,百毒不侵。在宋代徐铉的《稽神录》中就曾讲到安陆乞丐以毒蛇佐酒,吃惯了之后,便成了瘾,若每天不吃几条,则浑身不爽,于是从南到北一路找寻毒蛇为食,最终因杀生太重,死于蛇口。

以大狮我个人观点来看,万物都有灵性,尽管你能克制住它,但不能过度杀戮,要不然最终会害了自己。大狮有个同学的父亲,喜欢拉二胡,就常到郊野抓蛇剥皮。我小时候曾亲眼看见他抓到蛇后,只三五下就将蛇皮剥下,而后将没皮的蛇丢掉,那蛇虽然没皮,却满地爬行,十分骇人。后来,这位伯父彻底收手了,他把家里的二胡全烧了,说自己长期做噩梦,梦到满屋都是蛇,他认为这是自己杀生太重导致的。从此之后,再不敢杀蛇。现如今他家人总病,八成是有原因的。当然,这只是个人猜测罢了。

清末民初乞丐旧照

闲言少叙,书归正文。笔者曾在前段时间,写过乾隆一朝,浙江有个“奇丐”大战蛇王的段子,其中讲到乞丐抓蛇之时,用嚼碎的草药唾沫全身,并将汁水往蛇身上喷。事实上,乞丐为了不被毒蛇咬伤,都有些独到的秘方,他们懂的各种蛇都怕什么,也懂得被咬伤之后救治的方法,尽最大能力保护好自己。但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能活到最后的仍旧是少数。往往有些时候,草药对于蛇毒来说,卵用没有。

说个民国时期,发生津门的段子。当时津门乞丐锅伙组织庞大,各种门儿的乞丐都有,其中有个叫郭玉宝就是“生子门”专门耍蛇的乞丐。这人身上背着一个大大的“乾坤袋”,走街串巷到处要钱,有时候也会平地抠饼、撂地杂耍。他有个绝活,将一只青蛙放在地上,然后从“乾坤袋”中拿出一条蛇,这蛇一动不动,青蛙蹦一下,蛇就往前动一下,青蛙蹦两蹦,蛇则动两动,青蛙不动,蛇则不动。让人感觉纳闷,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法子或是用了什么机关,能将这冷血之物训练的如此听话。

清末民初乞丐旧照

另外他还有一只小龟,这只龟的龟壳上刻满了符文,他忽悠说这是真武大帝的神龟转世,所谓真武大帝有龟蛇二将,他要让大伙见识见识龟蛇二将有多亲热。拿出一条小蛇后,小蛇竟然自行游动到龟背上,然后盘成一团一动不动,小龟驮着小蛇慢慢爬行,很是有趣。

想看杂耍,则需赏钱,他因此能赚上几个小钱。有时候还卖点自己配制的药粉,说可以治疗蛇毒、蜂蜇、蝎蜇、痈疽等症,药效如何,只有买了的才知道。

杂耍只是“副业”,不如直接到店铺门口要钱来的快。他会提前将一条一米多长的白蛇和一条一米多长的青蛇缠在左右臂膀上,到了店铺门口,高叫一声:“大掌柜子大发财啊,我把白娘子和小青给你送门上来了。”

掌柜子一瞧,立马让力巴儿(小伙计)拿钱打发他走人。你要不给钱,他就站你门口不走,把两条蛇一会盘头上,一会丢地上,一会缠腿上。弄两条蛇在门口耍,谁还敢进来买东西。

清末民初乞丐旧照

除了这些普通蛇之外,他有一条怪蛇,自称叫“鞋底子”。这是一条通体赤红的蝮蛇,这条蛇不像蛇,反倒像条鲤鱼,更像鞋底子。他自称这条蛇被河边一块大石头压住,一压就是好几年,好在河边有青蛙耗子,这蛇才不至于死,但身子却变了形状,成了这怪模样。这蛇有剧毒,因此他平时单独放在一个小一号的“乾坤袋”中,轻易不拿出来。这倒霉玩意儿,死就死在这“鞋底子”上,一次给人炫耀的时候,一不小心失了手,蛇从“乾坤袋”掉了出来,正好摔在他脚面上,他大夏天的赤着双脚,也不穿鞋。“鞋底子”受了惊,一口咬住他大脚趾肚,他从旁边抠出一块大青砖将“鞋底子”砸死,而后让人拿把刀把他被咬的脚剁掉。可没等动手,他已经中毒了,折腾了一会就死了。

老人都说郭玉宝该着死,他没事就到北运河边抓蛇,不抓小蛇,专抓大蛇,将蛇皮蛇胆卖了之后,蛇肉就“炖地鳗”了。他杀蛇,蛇杀他,因果循环了。

乞丐郭玉宝的事儿,曾刊登于民国二十四年的《大公报》上,当时的报纸这种新鲜事儿特别多,这对于喜欢看热闹的津门百姓来说,不失为一桩趣闻。

好了,陋文一篇,就此打住,还是那句话:关注大狮,听大狮每天讲老年间的段子给你。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