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蛇吧

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解析美国贝尔AH1“眼镜蛇”武直的诞生

      编辑:蛇蛇       来源:养蛇吧
 

蛇头标本

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美国陆军直升机一般以美洲原住民部落命名。不过派驻越南的首支美国陆军UH-1“休伊”部队把自己称为“永隆眼镜蛇”,因为他们的驻扎基地——南越永隆机场蛇类数量众多,这个基于蛇类的无线电呼号随后迅速成为UH-1武装直升机的绰号。于是贝尔209就被美国陆军正式分配了“休伊眼镜蛇”这个绰号,以强调209型与“休伊”直升机的血缘联系,借此获取政治利益。最后在战场上,该机被简称为“眼镜蛇”。

AH-1G与UH-1“休伊”

贝尔209随后开始了一次充满营销噱头的演示飞行之旅。当时沃斯堡动物园的一条眼镜蛇自然原因死亡,贝尔公司的人获得了蛇头并制成标本,安装在前座舱的总距杆上,这受到了试飞员们的欢迎。之前包括逼真橡皮蛇在内的其他眼镜蛇饰物在演示飞行中老是脱落。

AH-1G的前座舱

与此同时,第二架和第三架原型机从贝尔工厂下线加入试飞,该机的改进仍在继续。福尔斯设计的独特可伸缩起落滑撬成为早期牺牲品,该起落架功能齐全,但军方担心“眼镜蛇”在越南的稻田降落时,高度不足的起落架可能会让直升机机腹被泥浆淹没。另一个担心是,已经习惯于驾驶固定滑撬直升机的飞行员可能会在降落中忘记放下起落架,比如贝尔试飞员乔·马什曼在1967年巴黎航展上驾驶“眼镜蛇”原型机时就出了这个乐子。其他改进包括弦长更长的旋翼叶片,用有机玻璃替换过重的座舱盖防弹玻璃,以及在第一次试飞后就被拆除的伞形俯冲减速板,因为这玩意在俯冲中被损坏了。

越南上空的AH-1G,可收放滑撬已经被改为固定式

原型机在胡德堡的一次试飞中发生了悲剧,福尔斯严肃地说:“本来那天会使我的忌日。”。五角大楼的一个电话把他从2号原型机的前座叫走后,另一名贝尔员工取代了他。片刻之后,该机的旋翼组件在飞行中失效,旋翼叶片切开座舱盖,把前座人员切成两半,并把后座飞行员撞出座舱。尽管进行了广泛的事故调查,但始终没有确定原因,项目继续进行。

“眼镜蛇”在越南

1967年8月29日,在第一架原型机首飞差不多两年后,首批“眼镜蛇”抵达越南。这是12架AH-1G,由C-133“货运霸王”空运至边和基地。此时洛克希德“夏延”预计5年后才能服役(最后由于技术困难和成本超支,“夏延”项目在1972年被取消)。几天之内,美国陆军又订购了214架“眼镜蛇”,总成本为6000万美元。

部署在越南的AH-1G

“眼镜蛇”的作战方式与之前的UH-1武直完全不同,该机在发射火箭弹和射击机鼻机枪时并不是在悬停中,而是像二战战斗机那样高速俯冲,通过狭窄的正面投影面积和高速来降低中弹概率。

俯冲发射火箭弹的AH-1Z

“眼镜蛇”的前后座舱都有飞行操纵系统,前后座都需要获得飞行员资格,可自行决定由谁来驾驶。所有“眼镜蛇”飞行员都是志愿者,具有“休伊”直升机驾驶资格。但并非所有“休伊”飞行员都渴望驾驶“眼镜蛇”。相对于陆航其他直升机飞行员,专注进攻的“眼镜蛇”飞行员每天都要承受更大压力。

增加座舱装甲的AH-1G

越战时代“眼镜蛇”的武器装备包括一座旋转下颚炮塔,内置一挺通用电气六管迷你炮机枪和一门40毫米自动榴弹发射器,由前座飞行员操作望远瞄准具射击。后座则控制挂在短翼上的2.75英寸折叠翼火箭巢的发射,一般来说驾驶直升机的是后座。

AH-1G的下颚炮塔

“眼镜蛇”的载弹量是“休伊”武装直升机的两倍,飞抵目标耗时仅一半,战区滞留时间增加到三倍。抢先抵达最后撤离使“眼镜蛇”能在“休伊”大部队降落前使用迷你炮对着陆场进行清扫并散布烟雾,然后支援步兵机降。

在越南执行护航任务的AH-1G

俯冲攻击

在作战中,“眼镜蛇”通常以双机或多机编队出击,很少独自作战。向目标俯冲时,前座会先操作迷你炮压制地面火力,他会在接近最低点时停止射击,让后座发射火箭弹。随着“眼镜蛇”拉起爬升,前座会重新射击迷你炮,直到机鼻搞搞抬起看不到目标。这种战术能在整个俯冲过程中始终保持对地火力压制。

越南上空的“眼镜蛇”双机

“眼镜蛇”还与其他直升机组成了猎-歼小队,猎人是一架休斯OH-6侦察直升机(绰号“小鸟”),在树梢高度像诱饵一样盘旋,而一两架杀手“眼镜蛇”在更高处飞行。一旦“小鸟”成功诱使隐藏的地面部队开火,那么就会发射烟雾弹标记该地点然后飞走。“眼镜蛇”随即进入俯冲攻击,以射速每分钟4000发的迷你炮和“九头蛇”反人员火箭弹实施攻击。

倒滚进入俯冲的“眼镜蛇”,这种机动能让飞行员全程目视目标

“眼镜蛇”的飞行员坐在防弹钢板制造的座椅上,身穿10公斤重的“鸡肉盘”防弹衣。“眼镜蛇”在越南损失惨重,但总体损失率数字还是比其他直升机好看不少。不管怎样,“眼镜蛇”和其他直升机有着相同的生存性缺陷:尾桨驱动轴或发动机与旋翼之间的主传动装置被击中都会导致致命后果。

营救被击落的AH-1飞行员

已经习惯于向速度较慢、机身更宽的“休伊”射击的北越军队一开始在面对时速265公里的“眼镜蛇”时很不适应,曾经出现过AK-47向一架“眼镜蛇”集火射击却无一命中的事情。攻击“眼镜蛇”更有效的武器是苏制12.7毫米重机枪,但直到肩扛式防空导弹的出现才对该机构成巨大威胁,这种武器在战争中击落了10架“眼镜蛇”。

尾声

在越南战争之后,“眼镜蛇”又参加了海湾战争。此时的AH-1F拥有多出500马力新发动机,驾驶舱仪表兼容夜视镜。由于地面威胁比越战时期的轻武器复杂得多,因此AH-1F配备有红外干扰机、雷达干扰器和尾喷管红外抑制器,用于干扰红外制导导弹。

约旦军队的AH-1F,发动机尾喷管上方的就是红外干扰机

在1990-1991年的“沙漠风暴”行动中,“眼镜蛇”通常与一架贝尔OH-58“基奥瓦”侦察直升机组成编队执行武装侦察任务。在任务中,飞行员有时要身穿飞行服、全套防化装备、防弹衣、救生衣和无线电在座舱中待上八个半小时。

海湾战争期间被运往战区的一架AH-1F

虽然在“沙漠风暴”行动中,“眼镜蛇”的后继机——休斯AH-64“阿帕奇”也参战了,但“眼镜蛇”仍摧毁了比“阿帕奇”更多的战车,并且用更少的直升机和支援来做到这一点。

海湾战争中被涂成沙黄色的AH-1F

贝尔在1967年至1973年间制造了1100多架AH-1,该机在越南的飞行时间超过一百万小时,损失了270架,有231名“眼镜蛇”飞行员在战斗中丧生或失踪。AH-1在1999年从美国陆军退役,目前美国海军陆战队仍在使用双发的AH-1“超级眼镜蛇”改型,至今已经发展到AH-1Z,与UH-1Y组成最佳拍档。

新一代四旋翼AH-1Z

麦克·福尔斯在1971年离开贝尔直升机公司,他到现在仍会获得来自越战老兵的反馈。他说:“我每周都会收到两到三封电子邮件,前往越南的老兵告诉我,如果没有‘眼镜蛇’他早就阵亡了。”

作者:阿姆斯壮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