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蛇吧

攀枝花80后美女养上万条剧毒五步蛇 年收入近千万

      编辑:蛇蛇       来源:养蛇吧
 

被咬后在五步之内中毒身亡的五步蛇奇毒无比,致人死亡的事件也时有发生。不过,在攀枝花盐边县有一位远近的闻名的“女蛇王”,她每天都与一万多条五步蛇为伴。

她叫李真真,不顾家人反对放弃外企高薪工作,毅然决定到深山里养五步蛇。五年来,她早已记不清被咬过多少次,“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只有自己知道”,而她的丈夫曾被五步蛇咬伤,八个月都不能下床。

即便五步蛇如此凶狠,李真真还是把它们当做孩子来养。站在蛇场里,李真真笑着说,“它们一般不主动攻击人,咬人是以为你要攻击它。”今年,她的蛇场及产品销售额预计近一千万元。

放弃外企高薪工作

投资10多万她到山里养毒蛇

在盐边县红格镇昔格达村,只要提起“女蛇王”李真真,几乎无人不晓,一位“80后”美女。如今,她的蛇场有3000多平米,养殖着一万多条五步蛇,都是能让人致命的毒蛇。因此,在蛇场周围,有不少“内有毒蛇,禁止入内”之类的标语,多了几分神秘。

在李真真的带领下,成都商报记者探访了她的蛇场。走进蛇屋,李真真打开养蛇的笼子,只见数十条五步蛇相互盘绕,只听见“嘶嘶”的声响,“不要怕,如果它们没有受到攻击,不会咬人。”李真真拿着一根铁钩演示,还未见铁钩碰到蛇身,它们已经开始攻击。

说起养毒蛇,李真真说一路走来并不容易。2007年,她从攀枝花学院毕业,过了英语专业八级的她,很快进入一家外企成都分公司工作,半年后升任营销部项目经理,月薪上万元。“刚毕业工作也不好找,能拿到万元月薪,已经很不错了。”李真真说,她并不是一个安于现状的人,一直都想寻找合适的机会创业。

一个偶然的机会,李真真无意间接触到五步蛇,一位朋友要找蛇胆治病,但特别难找。后来,李真真查阅资料发现,五步蛇具有极高的药用、科研和经济价值。因此,她觉得自己找到了创业致富的门路,决定离职养蛇。不过,这遭到了家人的强烈反对。“一方面,我的老家位于河南的大平原,一个女娃到山里养毒蛇,肯定很担心;另一方面,父母觉得好不容易供个大学生,却要放弃工作去养蛇,在亲戚面前也觉得没面子。”

2012年底,她办理了养殖手续后,和丈夫在盐边县红格镇昔格达村投资了10多万元,开始了养蛇之路,主要养眼镜蛇等。养蛇是否能够成功,李真真心里并没有底,关键是被毒蛇咬了怎么办?“一开始,我们还没有掌握治蛇毒的方法,还是担心被蛇咬。”

李真真的丈夫本是盐边县人,老家也有地可建蛇场,但这里离攀枝花城区有上百公里,“那时想,把蛇场建在离攀枝花城区只有二三十公里地方,如果被咬了,可以马上送医院。”李真真笑着说,“如果建在老家,估计人还没送到医院,可能就不治身亡了。”

回忆创业眼眶泛红:

娃娃经常在蛇房门口睡着,养蛇比养娃还精细

一开始,李真真并不是养的五步蛇,而是养了100余条眼镜蛇和无毒的王锦蛇练手,“我们养蛇的人经常说,眼镜蛇虽有毒,但咬人不至于死,而五步蛇毒性比眼镜蛇更强,被五步蛇咬之后,若不及时治疗,非死即残。”李真真说,这就是很多人不敢养五步蛇的原因。

五步蛇是一种剧毒的毒蛇,也是我国十大毒蛇之一,属国家二级濒危保护动物。五步蛇虽毒,但产生的经济效益却比其它蛇高。随着蛇场规模扩大,李真真逐渐改养五步蛇。“人工饲养的程序很多,也非常复杂。”创业之初曾有人告诉她,养殖五步蛇,全国能成功的就没有几个。面对众人的质疑,李真真认为,只要决定下来的事,要坚持去尝试,“不到最后,谁知道结果怎样?”

“现在蛇场主要都是五步蛇,大小一共有一万余条,还有极少的眼镜蛇和王锦蛇。”李真真说,修建蛇场并不容易,“主体壁和房顶都有六层,分别用保温板、胶布、稻草等层层隔开,这既可以起到保温作用,又可以防止这些毒蛇‘越狱’,它们想要跑出来几乎不可能。”

“一条蛇长大要两年多,无不凝聚着我们的心血。”走进蛇场,里面的温度明显比室外高,“蛇是一种变温动物,所以必须保证房间的温度,所以都安装了温控设备。”李真真说,在饮食上,所有蛇场里面的蛇,都是吃的小鸡苗,都是从养殖场批发,价格并不便宜。

“特别是每年七八月,蛇产蛋、孵化是最忙的时候。大蛇也可能难产,需要人工辅助生产,产后也需要及时补充营养,不然容易死亡;小蛇养殖比较困难,它们捕食能力较弱,而且还容易打架导致死亡,所以都需要精心照顾。”

“前几年,吃住都在蛇厂。”那时,李真真既要照顾丈夫和孩子,还要照顾这些蛇,背后的艰辛不言而喻,“那时孩子小,不让他进蛇房,很多时候独自就在蛇房门口地上睡着了。很多时候,养蛇比养娃还精细。”说到这里,李真真眼眶泛红。

被咬伤无数次

丈夫八个月不能下床

养蛇是一门高风险工作,更何况养殖的还是五步蛇。至今,李真真和丈夫已经记不起被咬伤过多少次,手上、脚上那些伤口就是最好的证明。“被毒蛇咬伤的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只有自己知道。”最严重的有一次,她丈夫脚部的踝关节被五步蛇咬伤,八个月都不能下床。

对于这样被咬的经历,她和丈夫阿力巫牛还是很后怕。阿力巫牛说,现在他脚踝仍有很大一块伤疤,一根手指也被蛇咬伤留下后遗症,这根手指完全直不起来,“还是会抱怨、争吵,有时候想这样的生活究竟值不值?但是,我还是选择支持她(妻子)。”

这些年,李真真也拜访了很多医生,再加上自学、采药等,她也研制出治疗蛇伤的方法。“现在被五步蛇咬伤了,我们都不用去医院,都是自己排毒放血,再敷上自制的中药,伤口可以恢复得较快,而且不留下疤痕。”李真真说。

▲被蛇咬伤的伤口

与蛇打交道多年,李真真俨然成了一个养蛇专家。“蛇也是有喜怒哀乐的,就像人一样。”李真真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蛇一般不主动攻击人,咬人是以为你要攻击它。“如果它们到处乱窜,说明受到惊吓;如果它们发出嘶嘶声,说明受到威胁发出警告。”随着熟悉五步蛇的习性,李真真也能将这些蛇“玩弄”于鼓掌之间。

李真真创立养殖公司,还开发出了五步蛇酒、蛇油日用品、饰品等。“五步蛇全身都是宝,不仅可以取蛇毒,蛇内脏还可以做药,蛇肉可以卖,蛇骨还可以制作成饰品。”李真真介绍,一条普通的五步蛇在市场上只能卖六百至八百元,但是经过深加工后,一条蛇创造的价值可以达到三四千元。她的这一创业项目,也获得了攀枝花创业大赛一等奖。

如今,当地还有100余家农户跟着李真真养蛇致富,多的上千条,少则几百条,有的农户年收入达十多万元。“我免费给村民提供养殖技术和上门指导,每年高于市场价的价格进行回收。”李真真表示,今年她的蛇场及产品销售额预计达800多万元,利润四五百万元。而对于自己的创业,李真真总结了两个字:坚持。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 江龙 摄影报道

编辑 官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