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蛇吧

谈蛇色变?他却为寻蛇跑遍半个中国!

      编辑:蛇蛇       来源:养蛇吧
 

凌晨一条朋友圈求救信息

驱散了他的睡意

千里之外的一支蛇毒血清

挽回了患者生命

一簇“红色火焰”

游走于青藏高原的绿山浅草之间

一双“火眼金睛”

为我国生物多样性资料再添一笔

荒岛求生、高原探险

……

当冷血动物碰上热血青年

寻蛇大片开始上演

新青年演讲第87期

听中科院博士

史静耸

聊聊那些与蛇打交道的日子

新 青 年 演 讲 史 静 耸 ▼

一提起蛇,很多人都害怕,眼前是它们吐着舌头、窜来窜去的样子。但对我来说,蛇跟咱们养的乌龟一样,是一种很普通的爬行动物。

我是新青年史静耸,是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的博士生,主要的研究对象就是蛇。

今年6月3号凌晨,我在朋友圈突然看到了一条求助信息,说外地有人被剧毒的银环蛇咬伤。当地的医院,没有对应的抗蛇毒血清,情况非常危急。我立刻打车到北京的一家专门治疗毒蛇咬伤的医院去找药。

等我把血清取出来,已经是早晨六点。为了尽可能地争取时间,我决定自己坐飞机将血清送到伤者手里。最终,在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下,伤者转危为安。

这件事情让我受到了社会上的很多关注,也让不少人第一次听说了我所学的专业。当时有网友留言问我:“为什么要选择这样一个天天跟蛇待在一起的专业,不害怕吗?”

记得第一次跟蛇结缘是在上大学的时候,我在大连旅顺的蛇岛保护区做志愿者。那座岛上满山遍野都是蝮蛇,我在岛上住了近半个月。在每天跟蛇打交道的过程中,我也开始思考一些感兴趣的问题:“岛上这么多蝮蛇,它们是从哪来的?不同地区之间的蛇有什么样的关系?”

带着这些疑问,我决定跨校跨专业考研。那是大学的最后一个学期,我身边的很多同学都找到了不错的工作。我也曾经一度怀疑自己:“这个专业虽然很新奇,但毕竟很冷门,我到底能坚持多久?能不能取得想要的成果?”这些都是未知数。

硕士期间,我研究的课题是中国北方蝮蛇的系统分类和分布格局,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到全国各地去寻找各种各样的蝮蛇。野外工作对我来说,就是一次次的户外旅行。累是累,但每次都有意外的发现。

这三年里,我几乎跑遍了中国三北地区的各个省份,唯独山西太行山这一带,我去了两次,都是空手而归。2015年8月份,我已经硕士毕业了,突然有一天,当地的朋友跟我讲,那几天蛇特别多,我决定再去碰碰运气。

但是,意外总是这么猝不及防。就在我出发之前的那天晚上,不小心中招了。当时,我正在给蛇换水,左手食指突然被一条怀孕的毒蛇狠狠咬了一口。蛇在怀孕的后期是不吃东西的,但新陈代谢非常旺盛。它这一口,把至少积累了半个月的蛇毒全“送”给我了。

几分钟之后,我的伤口开始肿胀、剧痛,胃里面翻江倒海,一直恶心干呕,疼得整晚睡不着觉。好在用了点药,第二天早晨症状稍微有了一点缓解。那个时候,如果住院治疗的话,至少要一周的时间,就会错过最后一次找蛇的机会。我纠结了一个晚上,最后还是决定忍着痛继续赶路。

缘分总是这样妙不可言。到了目的地的当天下午,我走了只有不到一公里的山路,就看到路边有一条蛇趴在地上晒太阳,而这条蛇正好就是我一直在找的那种蝮蛇。这次的发现,总算填补了我硕士研究的空白,也是最让我振奋的一次野外旅行。我甚至都忘了,其实这是一次死里逃生的经历。

研究这个领域的风险不只是被毒蛇咬,有的时候还会经历真实版的“荒岛求生”。这件事发生在江苏连云港北部的竹岛。这是个不通船的荒岛,为了上岛找蛇,我跟我的一个朋友捡了个泡沫筏,把所有的行李都绑在上面,推着筏子游了一公里的黄海才上了岛。

岛上的生活相当原始,我们自己生火、煮面,运气好的时候,可以趁着退潮挖些蚬子改善“伙食”。我们在帐篷里住了一周的时间,总算在石缝里找到了一张新蜕下来的蛇皮。虽然没能亲眼目睹这条蛇,但我最后从蛇蜕里成功提取出了DNA的分子,这也是非常重要的研究数据。

硕士毕业一年后,我又一个人去了青海三江源。我一直很向往这个地方,因为这里可以说是一片生灵遍地的净土。不光有雪豹这样的明星物种,还有兔狲、藏狐这些行走的“网红表情包”。很久以前,我还在当地人拍的照片里看到了一条奇怪的蝮蛇,我一直想来亲眼看一看。

三江源的海拔有4000多米。刚到这里,我就出现了高原反应,呼吸困难、头特别痛。就连我带的笔记本电脑都受不了,液晶屏幕当天晚上就裂了。有一天,我在通天河边上的一片草甸里拍照,无意当中看到草丛下面的石头缝里,有一小段红色的影子,像火焰一样。

那是一条鲜红色的小蛇,只有铅笔那么粗。我当时特别兴奋,心跳都变快了,头也疼了,但是考虑到高原上的身体状况,又必须马上让自己冷静下来,慢慢地凑近去观察,发现这条蝮蛇跟我见过的所有蝮蛇都不太一样。

最终,经过一系列的研究,我发现这确实是一个未知的新物种,我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做“红斑高山蝮”。后来,我还将这次的发现写成了一篇英文论文,向全世界介绍了这条美丽的高原蝮蛇。

所以,研究蛇到底有什么意义?后来我才慢慢明白:如果当初我不懂蛇,我就没办法帮助那个被蛇咬的人;如果我不去找蛇,就没有机会发现这个新物种,我国的生物多样性资料就会缺少这样的一笔记录。

毕业以后,我想我还会从事这个专业的工作,把我跟蛇之间的故事继续写下去。因为我现在知道:不管是什么工作,冷门也好,热门也好,只要一直坚持下去,就一定能看到不一样的风景。

我是新青年史静耸,谢谢大家!

▲上下滑动查看更多

一提起蛇

我们都谈蛇色变

他却为了找蛇

跑遍我国三北地区

五次与死神擦肩

与蛇朝夕相处

意外难免会发生

但为了弥补研究空白

他忍痛启程

苦寻三年未果的蛇终于露面

危险枯燥的研究生活

屡屡受挫的寻蛇之旅

都未曾打消他对专业的热爱

和对学术的执着

因为懂蛇

才能救人命于危急关头

因为找蛇

才会在学术上为国添彩

青年说ד红斑高山蝮”发现者史静耸

访 谈 实 录 史 静 耸▼

问:你跟哪些蛇打过交道?

答:主要是蝮蛇,全国各种各样的蝮蛇,我基本都见过了。

问:你觉得最好看的蛇是什么?

答:肯定是我自己发现的红斑高山蝮了,有网友评论它是亚洲蝮蛇的“颜值担当”。当然中国其实很多蛇都很漂亮,比如被称为“蛇中熊猫”的莽山原矛头蝮蛇,以前叫莽山烙铁头蛇。还有一些蛇会出现白化变异的情况。白化的蛇有的是金黄色的,有的是纯白的,也非常漂亮。

问:听说你被蛇咬过五次,不担心吗?

答:其实被蛇咬这个过程是非常非常痛苦的,所以我一直提醒大家,一定要防止被毒蛇咬伤。在研究蛇的过程中,还有一种痛苦,也是一种常态,就是在野外找蛇的时候,在山里转个十天、半个月的,可能一无所获。我觉得这种经历对我来说更痛苦,所以每次看到蛇的时候,我都非常兴奋。

问:除了在野外寻找蛇,平时主要做什么?

答:其实野外只是工作的一部分,更重要的部分是在室内完成的。我们主要做的一些工作是观察、测量、拍照,有的时候还要提取蛇的DNA分子进行扩增和测序,然后再通过软件进行系统的比较,搞清楚它们之间的亲缘关系。最重要的一点,是要用中文和英文写各种各样的论文,这样你的成果才会被世界承认。

除了找蛇之外,像我本人还研究一些和蛇的骨骼相关的东西,把一摊子骨头拼成一条完整的蛇。我之前做过一个叫《蛇吃蛇》的作品,是一条眼镜王蛇捕食一条滑鼠蛇的骨骼标本,在中国第二届动物标本大赛上拿过一等奖。

问:研究蛇的价值在哪里?

答:有很多的方面。有些人研究蛇的生理、生态,有些人研究它的蛇毒,有些人研究怎么保护它们。我的研究主要是系统分类,首先最重要的一点叫做“生物多样性资料”。一个国家的生物多样性,是衡量一个国家自然资源软实力的重要指标。只有透彻地研究蛇,我们才知道该怎样去保护它们,保护它们的栖息地,也就是保护我们国家的绿水青山。最重要的一点,也是最现实的一点,是只有认识不同的蛇,才知道它有没有毒,有什么样的毒。这样,以后一旦有人被蛇咬了,我们知道用什么样的药物去治。

问:为什么给自己发现的蛇起名“红斑高山蝮”?

答:一般来说,给一个新物种命名可以用地点,所以这个蛇可以叫“三江源蝮蛇”,或者叫“通天河蝮蛇”。也可以纪念某一些人,用人的名字来命名。当然,还有一种情况,可以根据一个新物种与众不同的形态来给它取名字。这条蛇身上长着非常鲜艳的红斑,而且生活在高山上,所以我就把它取名叫“红斑高山蝮”。

问:为什么会去救一个不认识的人?

答:因为咬人的这条蛇是银环蛇,可以说是中国毒性最强的毒蛇,没有之一。它的毒性是非常强的神经毒,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死亡率非常高。银环蛇在我们圈子里,可谓是血债累累。所以,这个情况非常危急,没有其他考虑的余地,一定要帮。不帮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问:在生活中遇到蛇该做什么?

答:尽量无视它,你们互不干扰,绕开走,对谁都好。不要主动去调戏或是打蛇,更不要随便抓蛇。

问:被蛇咬伤后怎么急救?

答:首先第一时间要认清楚它是什么蛇。不认识的没关系,能拍照就拍照,发到网上请求专业人士协助鉴定,以便对症下药,注射抗蛇毒血清。不要轻易地听信民间的各种偏方,要尽快到各地的正规医院进行专业治疗。

问:你认为新青年应该是什么样的?

答:我觉得我跟大家是一样的。作为一名学生,我也面临着毕业和就业的问题,还有服务社会的使命。我希望大家前途宽广,一切顺利,不管是顺境也好,逆境也好,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不抛弃,不放弃!

坚持不一定能成功

但放弃一定会失败

凡有所学,皆有所用

新青年,探索自己的新世界

来源:新华社

编辑:网警小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