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蛇吧

知青岁月:吃蛇记

      编辑:蛇蛇       来源:养蛇吧
 

[摘要]造孽就造孽吧,谁让那些年什么吃的都没有,把人给馋疯了呢。

村里来了连长虫都吃的知青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

作者:商子秦(作家)

我下乡的地方把蛇叫做长虫。吃长虫,说白了就是吃蛇。

在上山下乡之前,曾经听说过南方人吃蛇。大串联时认识过两个“老广”中学生,聊起他们家乡吃蛇肉那是津津乐道,什么“天上的龙肉、地上的蛇肉”、 蛇肉与鸡肉同烹的“龙凤会”、 蛇肉和猫肉同烹的“龙虎斗”等等,我们这些从未吃过蛇肉的陕西中学生,听得那是真真的羡慕嫉妒恨。

西安少蛇。小时候想看看蛇,除非去动物园。那时候蛇对于我们,是一种非常神秘而又恐怖的动物。当时仅仅是从“神秘的蛇岛”一类儿童读物上,了解到一点关于蛇的常识。所以下乡后,当老乡们说我们这儿有“长虫”时,还着实有点害怕。后来时间长了,在上下工路上,曾远远看到过几次蛇的身影,蛇都不大,细细的。大家惊呼上几声,蛇仿佛更害怕人,一下子钻进草丛就无处可寻。

记得是下乡的第二年夏天,听队上的小学生们说,我们这儿有一条大“长虫”。孩子们上学的时候,经常看见长虫在小河边晒太阳,大概有一人那么长,有茶缸那么粗,还是条花的。孩子们害怕,从不敢到跟前去,只是远远看上一眼。孩子们的讲述一下子吊起了我们的好奇心,本来农村生活就有点百无聊赖,这回有如此新闻,我们一下子来了劲,第二天一大早就跟着学生们去看长虫。

然而那天蛇却没有出现,孩子们给我们指了地方,那是在离村子一里多路的小河边,孩子们说那条长虫就常常盘在这里的石板上。之后我们先后去了好几次,终于看到了这条大蛇。那天,这条蛇刚刚从石板下爬出,确实挺长,估计有个两米左右,但不是太粗,花纹也不是太艳丽,关键是我们看清楚了,蛇头是圆形而不是三角形,这也就是说这是一条无毒蛇。一个哥们扔了块石头,大蛇迅速钻进了石板下,这倒好,连蛇的老窝也知道了,这条蛇该摊上大事了。

当地老乡们其实都知道有这条“长虫”。当我们问起时,一些年长者还劝我们不要去惊动它,说山野之物,都有神灵护佑。可我们这些连帝国主义反动派都不怕的“革命小将”,还会怕一条长虫吗?关键是,这条蛇勾起了大家的馋虫,这种欲望才是最不可抗拒的力量。

但是真正对这条长虫痛下杀手,却一直拖到了初冬。其原因是一位农民提醒了我们,夏天的长虫凶猛灵活,一到冬天长虫要冬眠,这时没有危险。于是我们把肚子中的馋虫整整关了半年,一直到入冬后的一个下午,大家带着钢叉、棍棒、刀,连同看热闹的村民和孩子,前拥后呼前去捉长虫。

捉蛇的过程却一点都不刺激,因为撬开石板后,大蛇已经进入冬眠状态,只是懒洋洋扭动了几下身躯,就被钢叉刺中,紧接着,一位哥们下手剁下蛇头。用钢叉挑着这条血乎乎的长虫一看,足足有两米多,记得我用手摸了一下,手上粘上了一层白色鳞屑,还有一股腥味。大家兴高采烈带着战利品得胜回村。在我们知青户的门前,动手剥下蛇皮,摘去肠肠肚肚,用山泉水冲洗干净,一条白花花的大蛇,足足有五六斤重,放在案板上剁成段,记得那剁开的蛇段还在一动一动,看着真有点 人。

知青中没有人会做蛇肉,那时也没有网络可以查询。大家便想当然地像平常做大肉一样先炒后烧,因为连酱油都没有,烧熟的蛇肉也是白花花的。蛇肉很细腻,有点像鸡肉,做肉时闻着挺香,可能是因为缺少调料,吃起来有点腥。尽管如此,一条大蛇被我们一顿就吃了个干干净净。农民们不吃蛇肉,有个别胆大一点青年还来尝了尝,其余人你就是怎么去让他也不吃。从此,我们队的知青也出了名,当地农民都说,五队的知青长虫都敢吃,娘娘!

许多年之后想起,这条蛇大概属于菜花蛇一类,无毒。还好不属于国家保护的珍稀动物,但能够长那么大也不容易。说来也怪它蛇命不好,怎么就偏偏碰到了我们这伙知识青年了,真是造孽。再一想,造孽就造孽吧,民以食为天,谁让那些年什么吃的都没有,把人都给馋疯了呢。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